您的位置: 首页 > 办公那些事 >

利润下滑:被误解的IBM需重新审视其战略

时间:2014-10-23 整理:docExcel.net

  文/孙永杰

  近日,IBM 再次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 IBM 成为了反面教材,主要源于其最新的第三季度财报中净利润同比下滑 99.6%;IBM 股价下跌 7.1%,创下自 2011 年 9 月以来的新低;投资 IBM 的巴菲特超过 10 亿美元的亏损等这些相关媒体报道 IBM 业绩的标题,好像 IBM 一夜之间就崩塌了。其实事实远非如此。

  首先我们看看 IBM 的财报。由于在本财季中,IBM 宣布把芯片制造业务通过交易倒贴给 Globalfoundries,为此在 IBM 第三季度的财报中计入了 47 亿美元的税前支出。该支出包括减计资产价值,以及向 Globalfoundries 支付 15 亿美元的现金。如此计算的话,不包括与芯片业务相关的一次性支出,IBM 第三季度的运营利润其实只是同比下滑 10%。

  另外,从今年前两个季度(上半年) IBM 的财报汇总看,IBM 净利润达到 65 亿美元,同比增长4%,去年同期为 63 亿美元;净利润达到 65 亿美元,同比增长4%,去年同期为 63 亿美元;每股摊薄利润为 6.37 美元,同比增长 14%,去年同期为 5.6 美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IBM 上半年的运营净利润为 70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持平;每股摊薄运营利润为 6.82 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6.23 美元增长 9.5%。

  由此来看,IBM 的业绩表现并非像第三季度媒体标题所言的那么差,以至于到了危言耸听的地步。不过如果按照之前 IBM 自己制订的 2015 年每股利润达到 20 美元的标准来衡量,确实存在不小的差距。也正是基于此,我们在澄清 IBM 本财季利润大幅下滑的误区之后,更想着重谈下对于 IBM 重新审视(业内及 IBM 的自我审视)的问题。

  业内知道,到 2015 年 IBM 每股利润(EPS)达到 20 美元是之前 IBM CEO 彭明盛(Sam Palmisano)早在 2010 年为 IBM 制定的 5 年发展规划的目标,2012 年初,接任彭明盛出任 IBM 首席执行官的罗睿兰(Ginni Rometty)在当时的年度报告中重申了这一目标。我们确实不知道当时 IBM 是根据什么制订的这个目标,不过从 IBM 公布最新财报,其 CEO 罗睿兰宣布将放弃到 2015 年调整后利润达到每股 20 美元的承诺而导致 IBM 股票大跌看,这个目标的制订更多考虑的是股东和投资人的利益,并为此错误地估计了当前的产业发展趋势及自身的实力。所以现在 IBM 需要做的是,让股东和投资人明白(包括 IBM 自己)过分注重或者将 EPS 作为公司整体战略基础之上的商业模式已经不适应当前及未来产业的发展趋势。何以见得?

  在业内和媒体心目中,自 IBM 上次成功转型之后,服务和软件一直被认为是 IBM 的强项,强到只要提到软件和服务非 IBM 莫属,进而连 IBM 自己在这种宣传之下,也认为自己在软件及服务上无人能敌。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至少从去年开始,IBM 在软件上已经失去了领先的优势。例如 Gartner 今年年初发布的报告称,以营收计算,微软仍是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软件营收约为 657 亿美元。排名第二的是甲骨文公司,软件业务营收为 296 亿美元,并一举超越了 IBM。当然我们并非说 IBM 的软件及服务没有自身的优势,而是说在其核心业务领域(占据 IBM 营收的3/4) IBM 对手强劲,例如甲骨文、微软、惠普、EMC 等都可以是 IBM 全部或者部分业务的竞争对手。从这点上看,其实一直被业内诟病转型过慢的微软要远好于 IBM,毕竟作为微软核心业务的 Windows 和 Office 在各自的领域鲜有对手。

  但不幸的是,IBM 似乎并未意识到这种形势。为了保证 EPS 目标的实现,先后出售了不利于 EPS 实现的 X86 服务器业务,而就在短短的交易审批过程中,其在服务器市场营收老大的位置反而被惠普乘机夺走。在此我们并不是说 IBM 不该出售 X86 服务器业务,只是借此证明,盲目的唯 EPS 的战略会给对手机会,有可能得不偿失。

  说到机会,由于 IBM 自身核心领域对手众多,加之产业正在向云计算迁移和发展的趋势,业内认为 IBM 的转型过于缓慢,希望 IBM 尽快在云计算市场获得营收和增长的机会。

  不可否认,为了适应这一转变,IBM 为云计算业务成立了单独的部门。为了改变 IBM 云计算业务的状况,2013 年 IBM 以 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SoftLayer,而今年又承诺将投入 12 亿美元,加强数据中心产品。

  尽管如此,提及云计算,相信业内很快就会想到目前云计算市场的领导者和领先者亚马逊。但又谁注意到,为了保持这个领先的位置,亚马逊在上个季度大幅下调了其云计算服务 AWS 的价格(下调幅度在 28%—51% 不等),而这种降价策略的结果就是当季亚马逊营收和利润的骤降。为何?因为在这个市场,微软、谷歌等都在以激进的价格战抢夺亚马逊的市场。而除了微软、谷歌这样的大企业之外,像 Digital Ocean、Joyent 和 Contegix 等初创企业更注重云计算领域创新的同时,用户规模的小型化(有的仅有 1 万左右的用户)例如 Digital Ocean 仅拥有 1.5 万个活跃用户。正是基于当前云计算市场的竞争方式,亚马逊首席财务官汤姆·兹库塔克(Tom Szkutak)承认降价造成该业务营收增长的放缓,同时也指出,公司相信长期来看降价有助于 AWS 扩大市场份额。不知注重 EPS 或者以 EPS 作为战略制订和指导的 IBM 如何看待这种竞争方式?又将如何参与?但我们认为如果 IBM 未来仍坚持这个战略的话,将很可能失去抢占云计算市场的先机,毕竟目前的云计算市场尚处在跑马圈地的初级阶段。而初期的竞争方式(例如低价、小用户等)与 IBM 的战略正好背道而驰。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的云计算市场,IBM 的竞争力并非名列前茅。例如 Gartner 针对多家公司做的一项基于“魔力象限”(Magic Quadrants)的研究结果发现,微软在“云基础架构即服务”、X86 服务器虚拟化、企业应用程序平台即服务以及公共云存储服务等方面领先。而 IBM 仅处在利基市场象限中,不仅落后于亚马逊、微软、谷歌,甚至排在惠普之后。这种情况下,无疑让 IBM 上述战略的实施又增加了难度。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借助此次财报,在澄清业内对于 IBM 财报误区的同时,更希望 IBM 能够审时度势,重新审视自己基于 EPS 的战略并做出改变。毕竟依此制订的战略已经不适应 IBM 目前核心及未来云计算业务竞争的环境和特点,所以尽早放弃以 EPS 为中心的战略制订及实施,才是本次财报被外界误解之外,IBM 面临再次转型的最大挑战。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