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办公那些事 >

商业周刊:阿里云先生

时间:2014-10-26 整理:docExcel.net

  10 月 17 日一大早,杭州城区 20 公里外的转塘阿里云创业创新基地里,8000 多名开发者从各地涌来,在以“飞天”“女娲”“盘古”“夸父”等古代神仙命名的大楼里穿梭往返,熙熙攘攘,他们大部分人都很年轻,眼里闪着兴奋的光。一年一度阿里云开发者大会正在这里举行,演讲台上既有正在探索用大数据做民生服务的政府官员,也有改变大学生生活的 90 后创业者,当然也不乏国际知名的制造企业。这些人都在讲述自己在云计算上的故事,给社会带来的点滴变化。10 月 21 日魅族宣布其手机操作系统 FLYME 今后将在阿里 YunOS 的底层平台上运行。此前一天的发布会上,阿里巴巴宣布 YunOS 系统的用户已突破 1000 万。从不被理解到饱受争议再到整个阿里集团在战略层面对云计算的倾斜,现任首席技术官王坚的价值正在被重估。 

  中国云计算的布道者

  在北京万豪酒店宴会厅出场的王坚显得有些随意。他穿着浅色的衬衫,带着一贯笑眯眯的表情,走进魅族和阿里云的战略合作发布会。

  10 月 21 日的发布会是魅族的主场,内容是魅族手机操作系统 FLYME 今后将在阿里 YunOS 的底层平台上运行。此前一天的发布会上,阿里巴巴宣布 YunOS 系统的用户已突破 1000 万。这意味着阿里云的操作系统已经逐渐获得中国主流硬件厂商的认同。

  王坚的演讲只有 10 分钟,他反复提到的一个词是“感谢”,“五年前我第一次看到魅族 M8 手机,两年前我们发布 YunOS 系统,当时谁也没有想到我们会有今天的合作,所以也只有感谢上帝了。”

  这是王坚的客气话。从不被理解到饱受争议再到整个阿里集团在战略层面对云计算的倾斜,现任首席技术官王坚的价值正在被重估。他这一路走来,靠的并不仅仅是上帝和运气。

  毫无疑问,王坚是阿里巴巴最早看到云计算前景的人。2009 年 9 月 10 日,阿里云计算公司在阿里巴巴十周年庆典之际成立,王坚担任总裁,带着 400 多人的团队开启了中国最早研发云计算的里程。

  云计算并非王坚加盟阿里的初衷。2008 年 9 月入职前,王坚的职务是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主管研究用户体验和大数据。马云给他的职位是阿里首席架构师,负责研究整个集团的技术架构。

  研究了近一年,王坚和云计算不期而遇。他认定这是未来互联网的发展方向,“如同电力是工业社会的底层设施,云计算将取代传统 IT 设备,成为互联网世界的底层设施”。

  这是他迄今仍然坚持的观点,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不过在阿里云成立之初,云计算在互联网行业还是个新名词,对于整个中国社会而言更是遥远。一个令老阿里云员工们记忆犹新又哭笑不得的细节是,公司刚成立的前两年,他们出差用餐时,开发票的服务员总是“好心”地将“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加一个字“阿里云计算机有限公司”。

  加盟阿里之初,王坚就告诉管理层,阿里业务的增长速度带来的 IT 设施扩容成本,很可能拖垮公司。在后来的一次预算讨论中,王坚与技术团队郑重明确阿里再也不购买一台小型机,“阿里应该尝试用 PC 技术替代小型机技术。”

  自此开始,王坚推动阿里巴巴 “去 IOE”,即弃用 IBM 的小型机、ORACLE 的数据软件和 EMC 的存储设备——这是过去十多年来互联网行业的底层架构,因为不可或缺而价格昂贵,更重要的是这一架构无法满足互联网企业对海量数据的存储和计算需求。阿里云的任务,是打造互联网数据分享的平台,通过云计算基础服务,为大数据的分享、流通、创造新价值提供土壤。2013 年 5 月 17 日,支付宝下线最后一台 IBM 小型机,标志着阿里集团“去 IOE 化”的完成。同时也引发了大型企业底层 IT 建设的新思考。

  阿里巴巴的招股书显示,2013 财年云计算给阿里巴巴带来的收入超过 6.5 亿元人民币,截至 2014 年 6 月,已经有 140 万客户使用阿里云计算平台,遍布电子商务、数字娱乐、金融服务、医疗、气象、政府管理等领域。

  云计算还成为阿里巴巴和政府之间的大生意。2014 年开始,马云频繁拜见浙江、海南、贵州、广西、河北、宁夏等省市(自治区)领导,而后双方达成云计算战略合作协议。

  没人否认,这是王坚的价值在逐渐显露。尽管整个 2013 财年云计算带来的 6.5 亿元人民币收入,对于估值超过 2000 亿美元的阿里巴巴来说不值一提,但马云依然愿意为云计算的技术论坛站台,并把“云+端”提升到集团战略地位。阿里巴巴大股东——软银集团总裁孙正义也在阿里上市当天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阿里云的前途不可限量,它是互联网的未来”。

  中国软件与服务集团总裁陈宇红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王坚就像是中国云计算的布道者,“我们是同龄人,他却有一种要做出点儿推动整个互联网进步的事的决心。”

  坚持就是伟大

  这令人想到王坚的另一个特点,执著。阿里云成立五年,集团内外关于“阿里云要被撤掉”的传闻此起彼伏,直到 2013 年才彻底消失。时任阿里云计算公司总裁的王坚,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2012 年阿里云在发布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YunOS 时,遭到了谷歌的封杀——后者认定阿里 YunOS 是以安卓系统为基础研发的,要求智能手机厂商在安卓和阿里 YunOS 之间二选一。很多主流手机厂商迫于压力选择了安卓,这也是王坚在文章开头的发布会上说“没想到会有今天的合作”的原因之一。

  来自集团的争议和质疑更多。因为阿里云有集团最强的技术团队,在云计算尚未形成规模时,集团内部员工不理解为何还要让这个每年业绩都是 3.25 分(阿里内部业绩考核分数,区间是 3.25—4.0 分)的公司继续存在。

  一次最为夸张的行动,是阿里集团召开高管会,其他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听说马云要把阿里云拆掉,纷纷带上自己的技术负责人参会,准备马云一声令下,就争抢技术人才。

  最令人伤感的是内部员工的放弃。就连王坚自己也承认,阿里做云计算是早了两年,所以开始一直都是在探索,没做出什么显著成绩。这让很多员工看不到希望,于是纷纷出走,或者转岗到风生水起的淘宝天猫等业务部门,或者直接离开阿里。

  甚至那些从微软追随王坚而来的人也在放弃。2010 年,王坚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一位老部下辞职离开阿里云时,深情又失落地对王坚说,做云计算的感觉就像集体合围抱一棵大树,谁都知道最终大家的手会连在一起,但谁也不知道那一刻会发生在何时。

  “我相信只有一个人没动摇过,就是他本人。”阿里云业务总监张敬说,任何时候,王坚都固执而乐观地坚持着自己对云计算的判断,从未改变过。

  “如果太在意外界的看法,那你什么都做不成。有时候就得专注,目光和心思盯着自己想做的事。”王坚这样解释自己的执著。但他坦言也经历过“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那是 2012 年年中,阿里云内外交困,组织了一场员工和客户共同参与的“共创会”。王坚把每年一度的阿里云“飞天奖”颁给了全体员工,颁奖词是一句略带悲情的话——“坚持就是伟大”。

  坚持到冬去春来拨云见日的王坚并不认为自己的执著是阿里云成功的最重要因素。他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除了阿里云员工们的努力之外,马云、蔡崇信、曾鸣的支持至关重要。

  “蔡崇信告诉我阿里云不要担心财务问题,曾鸣被称为阿里云的妈妈,事无巨细地关心阿里云的进展。”王坚说,马云本人不懂技术,但给了他最大的尊重,让他放胆去做。

  在集团其他高管质疑阿里云时,马云说过一句堵住高管们的话:“我每年给阿里云投 10 个亿,投个十年,做不出来再说。”

  不懂管理的高管

  “你的技术是 100 分,但你的管理是 0 分。”这是马云在 2012 年阿里云年会上公开对王坚的评价,令包括够快科技 CEO 蒋烁淼在内的很多人记忆犹新。

  男默女泪是很多被王坚批评过的下属在走出他办公室时的真实写照。王坚从不拐弯抹角,总是一语中的地指出下属们的工作失误,这让一些人在短时间内难以接受,产生负面情绪。

  “但他有他的细心之处。”方晓敏时任阿里云人力资源总监,每次有人黑着脸或流着泪走出王坚办公室后,王坚也会出来悄悄地说,等会儿你帮忙安抚一下他(她)的情绪吧。

  留给更多人最深印象的是王坚的温和。他总是一张笑眯眯的脸,眼睛笑成向下弯的弧度,和每一位员工亲切地打招呼。于是在阿里内部,他被贴上最多的标签是“温暖的笑容”。

  王坚也是阿里集团最不具有商人气质的高管,他甚至不了解集团的财务状况。有一年阿里云的业务扩展到每天收入 70 多万元时,王坚喜形于色地向马云汇报,得到的是哈哈大笑:“你知不知道,光是淘宝的交易额一天就上亿……”

  阿里云不像淘宝天猫那样要求员工取花名,但没有人称呼王坚为王总,他们都叫他“博士”。1962 年 10 月出生在杭州的王坚是心理学博士,毕业后在浙江大学心理学系任教 10 年,做到了系主任和博士生导师。1999 年,王坚受邀加盟微软亚洲研究院,其间他带队研究的项目颇受比尔·盖茨的赏识,离职前做到了常务副院长。

  曾经的职业生涯令王坚保持着不断学习的习惯。他的办公室有一整面墙是书架,摆满了技术类的英文原版书,还有部分二战题材的作品。因为“理想主义”和“太执著”,王坚被认为是阿里巴巴最像乔布斯的人,他的书架上也有一本沃尔特·艾萨克森写的《乔布斯传》。

  被问及是否读了此书,王坚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没时间,这本还真没看完呢。”

  (撰文/刘杰,编辑/刘雅靓)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