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办公那些事 >

Facebook改变用户消费新闻方式 但无法取代编辑

时间:2014-10-28 整理:docExcel.net

Facebook 改变用户消费新闻方式但无法取代编辑

   10 月 27 日消息,据《纽约时报》网站报道,Facebook 工程师格雷格·马拉(Greg Marra)所在团队设计了 News Feed(新闻推送)——用户可看到的更新、照片、视频和文章流——的代码,他也迅速成为新闻行业中最有影响的人之一。

  Facebook 用户达到 13 亿,占世界人口的约1/5。分析公司 SimpleReach 的数字显示,Facebook 给新闻网站带来最多 20% 的流量,在移动设备上这个比例更高,并在继续增长。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对新闻行业来说,日益成为亚马逊对图书出版行业一样重要的公司。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称,美国 30% 的成年人在 Facebook 看新闻。

  总之,某个新闻网站的财富可能因在 Facebook 新闻推送上的表现所决定。虽然其他服务如 Twitter 和谷歌新闻也有很大影响,但 Facebook 在改变人们消费新闻方式的方面处于前列。多数读者不是通过印刷版报纸和杂志或这些媒体的网站,而是通过使用软件算法的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这种数学方式可预测用户想阅读的内容。

  这是一个碎片化的世界,通过代码过滤并按需提供。《华盛顿邮报》的数字新闻高级编辑科里·海克(Cory Haik)称,对于新闻组织这种变化意味着新闻行业的“大解体”。正如音乐行业基本上从销售专辑转变为在线出售歌曲,出版商们也日益通过单篇文章而不是整版的报纸或杂志获得读者。

  SimpleReach 的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吉姆(Edward Kim)称,出版物的主页作为其品牌广告的重要性不久将超越作为读者目的地的重要性。海克女士表示:“人们不会再输入 WashingtonPost.com,这是搜索和社交的世界。”这个变化带来了有关电脑组织新闻能力的质疑,传统上这项工作是由编辑完成。同时,这对人们消费信息和如何看待世界造成了更大影响。

  在 Facebook 总部接受采访时,马拉表示,他没有对自己在新闻方面的影响想太多。他称:“我们已经明确不会当编辑,我们不想对你们推送中的内容进行编辑性判断。你们是自己交朋友,自己将页面联系起来,你们是自己关心事物的最佳决定者。”

  对于 Facebook 在用户新闻推送上的工作,马拉称:“我们说‘我们思考所有与你们有关的内容,这是你最感兴趣的内容’。”几乎每周一次他和他的团队都会调整复杂的计算机代码,确定用户首次登录 Facebook 时看到的内容。这个代码是根据“成千上万”的数据和标准,包括设备类型、文章的评论和点赞数以及读者阅读时间。

  他们的目标是确定用户最喜欢的内容,以及世界各地结果的不同。他称,在印度人们常常分享 ABCD:占星术(astrology)、宝莱坞(Bollywood)、板球(cricket)和神学(divinity)。如果 Facebook 的算法出现在一个出版商,带来的流量将是巨大的。如果马拉和他的团队确定,用户不喜欢某些东西如吸引读者点击的标题,可能会带来毁灭性影响。

  今年 2 月当 Facebook 修改算法突出高质量内容后,多个依靠该网站迅速发展的网站如 Upworthy、Distractify 和 Elite Daily 的流量大幅下降。Facebook 高管将公司与出版商的关系确定为互惠关系:当出版商在 Facebook 推广他们的内容时,其用户有更吸引人的资料阅读,出版商网站的流量会上升。

  很多出版物如《纽约时报》与 Facebook 高管会面,讨论了如何提高推荐流量。流量提高意味着出版商可提高广告价格,或将部分读者变成订户。华盛顿大学高级讲师肖恩·芒森(Sean Munson)称,社交媒体公司如 Facbook、Twitter 和 LiknedIn 希望他们的用户在他们的服务花费更多时间做更多事情。

  Facebook 的高管表示,用户花费时间更多,就更可能在线分享不同观点和想法。其他人担心,用户将建立自己的支持圈,过滤他们不赞成的报道。新闻娱乐网站 BuzzFeed 主编本·史密斯(Ben Smith)称,在碎片化时代他对写作和报道的原则很简单,就是“绝不滥竽充数”。他表示,依然在出版印刷刊物的新闻组织,都有板块——无论是纸张的真实空白还是在线主页的虚拟空白——刊登不是最有趣或最及时的文章,只是为了填补空白。

  SimpleReach 的吉姆表示,他建议老牌媒体公司“开始追赶社交潮流很危险,你最终会像其他人一样,失去差异性。”他称,问题在于老牌出版物不属于“天生数字化”,BuzzFeed 等应该问自己,“是在为这个环境中消费内容的方式制作内容么?”

  《华盛顿邮报》的数字编辑海克今年领导一个团队,根据人们以何种方式看到文章、使用哪个设备甚至怎么握手机的信息,向不同人群发送不同版本的《华盛顿邮报》。她表示:“我们在问,是否存在不同的阅读方式,不是理想的呈现方式。”她称,人们在手机上阅读可能有与在家用 WiFi 连接阅读不同的阅读体验。

  海克称,邮报将在这些行动上投入时间和精力,因为这“最终使我们的企业持续增长或扩大我们的观众”,超过一半的移动阅读者在线消费新闻,主要通过社交媒体网站。一些出版物在采取相反措施上找到市场。《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前记者罗伯特·科特雷尔(Robert Cottrell)编辑了 The Browser,他每天要浏览 1000 篇文章,然后出版5-6 篇给每年付费 20 美元的 7000 个用户。

  科特雷尔表示:“我们挑选的文章总体上看是否有趣和有价值,我们肯定与计算机算法不同。”他称,人工智能最终可能找到一篇感人的文章,并希望让人们分享,但目前电脑依赖在线收集的信息,“相对人类来说这是非常非常贫乏的数据集”。

  Facebook 工程师马拉同意这种看法,称真正的编辑对每个人都是理想的。他表示:“但在地球上大规模地这么做不现实,因此我认为,我们总会需要如新闻推送这样的系统,帮助你们寻找关心的信息,很简单,这就是个性化报纸。”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