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办公那些事 >

IT界的独裁者和放逐者——由乌镇大会聊聊大佬们

时间:2014-11-29 整理:docExcel.net

  上周刚刚闭幕的乌镇大会,吸引了几位重量级大佬的驾临,比起大佬们宫斗一般的言语交锋,对于大部分围观网友而言更愿意八卦的是他们的衣着。

  如果要评选乌镇大会上穿西装的典型反例,雷军当之无愧。最明显的问题是,西装外套款式太大,从开领,垫肩再到瘪瘪的袖口,都可以看出至少大上两号左右。在八、九十年代的美国,倒是流行过这种并不修身的浮夸风大西装,可以穿的非常舒服,而且还能增加权威感,但明显这并不适用于这种正式场合。

  这次突破灰黑蓝色系的反而是李彦宏,一身白粉色的休闲西装,搭配薰衣草色衬衫,这种色调鲜明的选择,同样来源于美国八、九十年代的浮夸品味潮流。

  马云罕见得正装出席:修身西装、白衬衣,还打着领带,这身搭配被挑剔的网友评价为教科书级别的西装参考对象。但前一秒还是修身小西装,出了会场他就裹上了淘宝爆款黑色羽绒衣,现在上淘宝就能买到马云同款羽绒衣!

  了解 IT 界的朋友一定会感慨——这画风不太对!印象中几位大佬的日常穿着还是挺有个人特色的,甚至可以从他们的穿衣风格中找到一些性格上的隐喻和管理上的特征。

  就拿新晋首富马云来说,酷爱纯色毛衣的他,截止到目前为止已经集齐了浅蓝色,亮黄色、大红色、酒红色、橙色、草绿色、茶色的造型,他的色谱比起只敢穿深色西服的同龄人来说那宽得可不止一星半点,这种大胆时尚的穿衣风格被网友吐槽成“iPod nano 七彩风格”。对纯色毛衣的执着完美了印证了阿里人对马云的评价——顽皮中略带天真,甚至和传统行业的前辈同台领奖都毫不遮掩自己的这份真性情,真是有些任性。

  (马云的“iPod nano 七彩风格”)

  马云还时常穿着中式的太极服出现在镜头里,可别忘了他还有一个更加霸气的名字——"风!清!扬!"受金庸大侠的武侠小说所赐,马云的骨子里有一种江湖道义的味道在里面,他也把这种江湖义气植入到了他的日常行为当中去,对客户,对公司,对员工,对股东,甚至对朋友,家人也是如此,比如说“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句话,看似狂妄自大,但是被马云说出来,却也不觉突兀。

  这种中西结合的风格特色不仅在马云的衣着上有所体现,他的管理理念也是由东方的智慧和西方的运作相结合。马云认为东方管理是基于人文的情怀,更像一种艺术,但也有商业运作上有很多积习,西方管理是科学,因此他在公司的管理、资本的运作、全球化的操作上均毫不含糊地"全盘西化",而在这套操作模式的背后却是源于东方的古老思想。

  李彦宏其实是一个中途改变画风的例子,原本他在衣着方面极不讲究,穿着看不见牌子的T恤就去见布莱尔、默多克。大概源于他的海归背景,让整个百度带有浓烈的硅谷文化,员工上班不用打卡,而且谁都可以穿短裤上班,甚至可以穿着拖鞋在办公室遛达。因为在他看来打卡穿着之类,都是无关企业发展宏旨的小事,没有必要搞得那么正规。

  对小事糊涂的另一方面,就是对大局的严格把控,当 2009 年百度遭遇央视的曝光,他就穿着白色西装,红色立领衬衫 8 次出现在春晚的观众席,成功将百度植入到了全国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中。随后他就以一袭中国风的立领衬衫,先后出现在百度世界,《咏乐会》,《天天向上》的镜头里,旗帜鲜明的走起了儒雅帅气的路线,甚至连袖扣都特意设计成代表百度的红蓝双色,特别有心机。

  (李彦宏在百度世界,注意袖扣的小心机)

  长得帅还会拾掇,难怪只有他在互联网大会上被女粉丝表白索抱。

  成功为百度正名之后,他就继续躲到镜头之外去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李彦宏本质上是一个非常简单,甚至腼腆的人。他有英俊的外貌,也有公关的能力,但这些都并非他所专注的,比起在镜头前施展自己的魅力和才华,他更加擅长的是作为一个决策者——坚持做市场足够大、最擅长的东西,从来不跟风,恪守着“简单可依赖”的公司文化。李彦宏在百度的内部管理也以“沉默管理”著称,寡言低调和立领衬衫所带来的禁欲气质相得益彰,让人根本把持不住。

  雷军是乔布斯的脑残粉,在他身上随处都能看到乔布斯的影子,包括小米手机本身,以及每一代的发布会,也包括他的穿衣风格。一个早年间采访过雷军的记者回忆说,“之前见到的雷军,绝不是现在的样子,当时他习惯穿白衬衫西服裤黑皮鞋,有点土。”但在 2007 年之后,雷军的穿衣风格就变成了黑色T恤,牛仔裤和帆布鞋。有业内人士说,“雷军很好学,这是他最大的优点,但也是他最大的缺点。永远在学,没有打破旧世界的勇气。乔布斯善于重塑行业,但是雷军,善于跟在第一名后面学习。”乔布斯早年也有过自己的偶像——索尼,但他最终在一个全新的行业将它颠覆,而雷军至今只学到了乔布斯上黑下蓝的配色,而非乔氏美学。

  (雷军 vs 乔布斯--同样的上黑下蓝)

  雷军也曾经谈过自己和偶像的差异,“乔布斯是个我行我素,不在乎别人的人。我不是那样的人,这是我的缺点,当然在中国社会你可以理解成是优点……但是我也不可能再改,已经四十不惑了。”当他觉得四十不惑就无法改变的时候,他已经给自己套下了一道枷锁,不敢冒险,更无法超越。雷军说自己是手机发烧友,所以致力为同好们定制一部“神机”,从结果上看按照全球出货量计算,小米已经成为三星、苹果之后的世界第三大手机厂商,但是小米的口碑却从“发烧友”和“定制”沦丧到低价和抄袭。看到雷军面对抄袭的质疑时所说的“有人说我们抄袭 iPhone。我有这么大的本事吗?”,莫名有些心疼那些“米粉”。

  不知道乔布斯生前是否知道有雷军这样一位忠实的追随者,但乔帮主终其一生都在追求创新,即便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年里还为了寻找激励员工创新的方法而研读 Mark Rothko 的画册。在他天才和蠢货的二分世界里,创新者和模仿者分属哪个阵营早就可想而知。光是脑补一下乔布斯遇见雷布斯的场景就已经替雷军感到膝盖疼了——以乔帮主的暴君属性这绝对是要跪的节奏。

  (Mark Rothko 的《无题》)

  是的,乔布斯是 IT 界罕见的具有独裁者气质的 CEO,他始终穿着的黑色套头衫都不陌生,而他穿着这套衣服的初衷就是因为欣赏索尼公司工人统一着装的制度,也就是说他连员工的着装都想控制,而所谓的通过画作激励员工创新说白了不就是为了控制员工的思想么?在乔布斯的执掌时期,苹果一直是封闭系统的优秀创新者,他不希望别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入自己的平台——封闭平台的好处就是控制。不仅如此,他对办公大楼不计成本的翻修;苹果专卖店必须使用贝聿铭设计的楼梯,并用 II Casone 采石场的砂岩铺设;苹果工厂必须近乎极端的整洁并且强势地要求将机器喷刷上五彩缤纷的颜色以至于机器失灵;包括他们家购置沙发的讨论持续了 8 年,就是因为他希望身边只出现他欣赏的东西。

  (“史蒂夫喜欢位于洛杉矶的 Hills Brothers 大楼,他想复制同样颜色的砖块。于是我们就找了一家位于华盛顿州的公司,他们同意尽力去匹配颜色,好像共有 5 种不同的颜色。他们做了高和宽为 10x10 英尺的砖块,乔布斯说‘我喜欢’,甚至还说‘我想尝一尝’。就这样,砖块被选好了。”)

  (皮克斯大楼是唯一一幢乔布斯设计的建筑,从建造到完成由他负责,现已经更名为“Steve Jobs Building”)

  乔布斯是一个需要时刻掌握控制权的人,不管是对自己也好,对产品、对员工、甚至包括对用户和整个世界都有强烈的控制欲。用户从拿到苹果产品的包装袋开始的整个使用过程都是被精心设计并控制着,他还特意为苹果产品设计了专用的修理工具,就是因为不能忍受有人打开后盖对他的作品大肆改动。

  对于像乔布斯这样的独裁式的 CEO,一旦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就会激发他性格中的暴怒因子,因为他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在创作属于自己的作品,梵高会允许有人在他的《星空》中涂抹别的颜色吗?莫扎特会允许有人在他的奏鸣曲中增加和弦音吗?米开朗基罗会允许有人在他的雕塑上涂抹刻画吗?

  而当一个艺术家有了改变世界的能力,他根本无法克制自己想要统治这个世界的欲望,他不关心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也不会去做市场调查和小组研讨会,他要统治的是人类的审美观。蒂娜·莱德斯这个乔布斯除了妻子之外唯一爱过的女人曾经说过,“他认为有一个理想的统一的美的标准,而人们应该被教育。”而现在确实整个时代都已经被他所颠覆,是乔布斯重构了人类对电子产品的审美观,同时也控制了人类对电子产品的想像力——iPhone 所代表的平板触屏手机真的是人类进化到这个阶段的必须品吗?极简风格真的是最美的吗?轻薄就真的优于厚重?这些问题已经无法客观的回答,因为我们已经陷落在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

  据说,马云在见过乔布斯之后曾经感慨说,"很多人说中国为什么出不了乔布斯。呵呵…其实美国也是几百年才出了这么一个奇葩,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批量产出的,而且要是真的批量产出,这世界就乱了,麻烦就大了。"其实在小一百年前确实出过这样一个奇葩,而世界也确实因他而乱。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希特勒,希特勒和乔布斯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都情绪激励,易于落泪;他们在青少年时期都有过一段近似流浪的朝圣之旅;他们都是素食主义者;他们都善于演讲和煽动情绪;而他们的生命都止步于 56 岁。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对艺术家身份有强烈的认同感,一生都在欣赏美、追逐美、收藏美;并用一种极端的审美统治世界。

  无独有偶,希特勒也有着特有的着装风格,他时常穿着笔挺、光鲜的高级军装展现在德国人民的面前,这是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他将永远作为军队领袖,带领军队实现纳粹的追求和目标。正如《1919 到 1939 的法国法西斯主义美学》一书中所说:“法西斯主义美学是一种‘追求暴力般的追求美’的风格,首先它是一种美学形态,但这种‘美如暴力’。”而军装恰好是这种暴力美学的最佳表现形式,希特勒曾经下过特别命令:德国士兵穿戴的必须是世界各国军服中最漂亮、最威风的那种——军装一定要帅,才能让年轻人义无反顾的参军打仗。结果正如元首所希望那样,美丽的军服,让无数德国男孩雄赳赳气昂昂地抛尸疆场。即便柏林被攻克,在证实了希特勒已经自杀后的短短一个月内,追随元首自杀的党卫军就有 63000 余人,躲在角落拒不投降被击毙的达 70000 余人,至今一位纳粹党卫军中士的遗言“告诉元首我已经尽力,告诉父亲我依然爱他”仍然被广为流传。

  (希特勒时代的德国军装)

  如果乔布斯和希特勒身处在同一个时代一定会有很多共同话题,乔帮主说不定会向元首讨教下推行统一服装的经验,他或许还在为当初被搁浅的制服计划而遗憾,他们说不准还会成为好基友,毕竟在 IT 界可没几个人会在这方面跟乔布斯有共鸣。

  其实绝大部分的 IT 界大佬走的是以扎克伯格为代表的"不拘小节"风——扎克曾经被时尚杂志《GQ》评选为科技界着装最差奖,对此他表示不服,因为在他看来每天早晨纠结于穿什么衣服其实“很愚蠢”。在数次改变 Facebook 命运的发布会上,他都穿着T恤,牛仔裤和露指凉拖面对全球,扎克伯格称:“我真的希望简化我的生活,这样我就可以尽量减少日常选择来更好地服务大家。”这句话翻译成技术宅的语言就是:为了提高运行速度,已经删除了挑选衣服这部分代码。这大概就是 Facebook 所崇尚的"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更加快速的发布产品,即使牺牲一部分细节,这里面就包括了 CEO 个人形象这种微不足道的小细节。

  (扎克伯格标配——阿迪达斯拖鞋)

  所以扎克自然也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在统一员工的着装风格或者饮食习惯上,他做的只是尊重员工的想法,并在充分信任的基础上授权员工去实践。扎克在公司管理方面所起到的作用和 Facebook 在世界范围内所起到的作用非常相似——沟通和融合。他让员工抽出 20% 的工作时间泡在一起,这在一个成员间说着不同逻辑的语言、不能自由沟通思想的企业里,是理解他人想法、形成友好氛围的好方法。他说:"我让他们呆在一块儿,不强迫他们非得成为朋友,但可以让他们在与同事相处时感觉更舒适,交流更顺畅。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营造了一种自由而有效的沟通文化,这是个不太成文的规定,我觉得企业氛围就该如此。"

  在他的管理下,Facebook 形成了一种看似无序的企业文化,而这使 Facebook 得以保持创新力并持续发展。比起乔布斯这样的独裁者,扎克伯格更像是一个放逐者,乔布斯会为了激励员工创新而寻找适合挂在苹果办公区的画作,而扎克伯格会授权肖恩·帕克邀请一个涂鸦大师在 Facebook 第一个总部绘制壁画。

  (当年为 Facebook 的第一个总部绘制壁图的涂鸦艺术家,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要股票,不要钱。这位艺术家名叫大卫·崔(David Choe),Facebook 股票上市时,他所持有的股票价值将飙升至 2 亿美元。)

  印象中,扎克伯格范儿才是技术属性 CEO 的标配,在国内这样的人也不少,比如说周鸿祎。时常穿着一件红色 POLO 衫的他被称为“红衣大炮”,蓝灰色的领口和袖口都已泛白,有时,他会在 POLO 衫外,搭一件随意质朴的茄克。

  (红衣大炮周鸿祎)

  如果乔布斯的黑色代表了极致的简约、扎克伯格的灰色代表了兼容和并包,那鲜艳热烈的红色在周鸿祎身上就展现了一种独有的“戾气”,他的创业史就是一部战争史:2004 年因电子邮箱业务与网易丁磊开战,又因合作问题与杨致远爆发冲突。2005 年他因“反流氓软件”得罪马云,以致马云直接号召同行“封杀”;因“免费杀毒”先后与瑞星、卡巴斯基、金山交恶;之后又有 3Q 大战、3B 大战……IDG 投资的王功权就评价他说:“周鸿祎是那种认准了方向就可以不顾一切,投入所有热情的人。当然,你别指望他会在过程中太注重繁文缛节的部分。”

  而周鸿祎总结自己的管理思路为“弱管理、强领导力”,他曾发微博说:“最好的管理是没有管理。"说白了那些连自己每天穿什么都懒得去考虑的 CEO,也懒得花时间去制定各种规章制度,建立考核体系,他们更愿意去培养一种“能够自我设计目标、自我激励、自我驱动”的公司氛围,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放养式的管理,最后还能美其名曰“无序文化”、“弱管理”。

  一个人的衣着或多或少都透露了主人的心境,那么问题来了,最近开始预计直到明年 3 月结束的程序员“冲锋衣 look”究竟是想表达什么心声呢?

  转载请注明出自微信平台读书有疑(doubtsin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