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办公那些事 >

"Facebook员工平均28岁"背后的思考

时间:2015-01-01 整理:docExcel.net

  文/水哥

  近日,外媒刊登《At Facebook, Boss Is a Dirty Word》一文以 Facebook 为例分析了千禧一代不同寻常的企业文化现象。文中谈到了出生于 1980 年之后的年轻员工行事作风不受约束、爱做白日梦和自我意识过剩是令许多企业头疼的问题,但在 Facebook 这个难题已得到了令人意外的解答。

  作为千禧一代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扎克伯格建立起来的年轻公司 Facebook 一直以来都是业界津津乐道的话题对象。据境外调查研究机构报告显示,Facebook 员工平均年龄为 28 岁,其组织成员普遍比谷歌公司更加年轻。当年轻的领袖、年轻的公司面对同样年轻的“千禧问题青年团”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墨守成规而是选择了接受、包容和优势发掘的管理策略。

  在 Facebook,员工的特长比起专业、职称更能影响其在该公司的职业生涯。公司鼓励所有经理人善于发现并接受员工根据自身特长所要求的岗位变换,并给予其比谷歌更为宽松的工作环境和极大的自由空间,以此来激发成员的个人潜能,获得爆发性的组织创造力。外界认为 Facebook 的管理方法受到了马库斯·白金汉的影响,后者是盖洛普公司前高级副总裁,著名的组织绩效研究员和管理大师,其极力主张公司应该努力发掘员工自身特长并进行优势引导,避免他们做不喜欢的事情(弱点)。白金汉从 08 年开始负责对 Facebook 所有经理人进行培训,他的管理哲学或许正迎合了扎克伯格不羁的性格。

  许多人拿 Facebook 的企业文化与谷歌公司相比较,它们确实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扎克伯格个人认为,除了规模不同之外,谷歌公司明显更“正规化”,而 Facebook 则显得更加年轻。难道“正规化”不是一件好事吗?

  在硅谷历史上“自由宽松”的工程师文化已并不罕见,目的都是发掘工程师个人潜能以获得创新性的成果。IT 是一个重视创造性的行业,创造性思维与传统思维的不同之处在于后者是一种逻辑演绎的过程,其因果之间存在一定联系,故又被称作线性思维;而创造性思维是一种跳跃思维,因果间往往没有必然或明显联系,极度依赖人脑灵感和直觉。我们知道,根据斯佩里左右脑分工理论,人脑被分成擅长逻辑判断和理性分析的左脑和擅长直觉记忆和灵感发散的右脑,这是人脑的两个重要功用,而创造性思维则大多运用右脑的作用。另外,创造性思维的发挥常常受到外在环境的影响和刺激,比如宁静的房间、激发灵感的音乐等等,这也是为什么许多 IT 技术人员喜爱自由不受管束的原因。

  但是,IT 公司的所有生产经营活动都是创造性活动吗?显然不是这样的。传统企业认为,一个崇尚制度和纪律的团队组织最具效率,这种效率主要体现在团队协作之上,如同木桶原理和短板效应。借用制度经济学的理论来解释的话,交易成本最低的制度更具有优越性,这里的交易成本也就是协作上的成本。这种经典理论有着无可争议的权威性。

  也就是说,创新固然重要,但不能忘记协作。耶鲁大学 Ben Polak 教授在公开课 Game Theory 第一讲中曾提到“饭桶恶魔”和“愤怒天使”的概念,前者为了个人利益可以选择背叛;后者则积极寻求合作,但遭遇背叛时会因“愤怒”而采取一种叫“以牙还牙”的策略。当博弈遭遇一方背叛时,另一方“以牙还牙”致使整个博弈进入一种叫“囚徒困境”的纳什均衡,这是一种双输的恶性循环。当然博弈同样可以改善,只要双方协议坚持协作绝不背叛,博弈就能进入帕累托最优,也就是双赢。硅谷历史上几乎所有的 IT 公司都面临着桀骜不驯的工程师和精明狡黠的高管间的博弈,但伟大的企业总能做出正确的权衡并说服他们一同协作。

  历史上 IBM 之所以被称为蓝色巨人是因为其有着传统却不保守的优良基因。在着装统一、制度森严的 IBM 公司里同样有着不喜约束、天马行空的埃斯特利奇,在其他人眼里埃斯特利奇就是一个“异类”,但 IBM 始终没有抛弃他。当 80 年代初 IBM 遭遇 DEC 公司小型机产品巨大威胁之时,几乎所有高管都一致认为只有埃斯特利奇才能挽救 IBM。当公司全部目光都聚焦在埃斯特利奇身上时,此刻的 IBM 空前团结,这位“异类”受命于 IBM 临危之际,却最终成就了“PC 之父”之名和 IBM 兼容机的传奇。

  显然,今天的 Facebook 过于年轻,随着组织资产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它将面临所有硅谷前辈所经历的种种挑战。

  最后,用电影《指环王》中阿拉贡在联盟军面对数倍于己的兽人部队时发出的激情讲话作为结尾:

“冈多、罗翰的子民,我的兄弟们!

在你们的眼中,我看到和我一样发自内心的恐惧。

也许有一天,人类的勇气将耗尽,我们会舍弃朋友,断绝友谊。

但绝不是今天!

也许有一天,世风日下,豺狼当道,人类面临灭绝。

但绝不是今天!

今天我们誓死奋战!

我以你们所珍视这一切的名义,命令你们坚守!西方世界的勇士们!”

  扎克伯格,你会是阿拉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