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办公那些事 >

甘泉:创业失败90%是人祸 不是什么猪都能飞起来

时间:2015-01-17 整理:docExcel.net

  创业感悟

  搜狐财经:您之前在 IBM、百度干过,负责很核心的产品,如今出来创业,我身边也有蛮多这样的例子,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甘泉:其实我加上这次,一共有三次创业,前两次都失败了。

  搜狐财经:前两次做的什么呢?

  甘泉:我最早在华为跟着一帮兄弟出来做宽带计费,后来我跟 IBM 的那帮兄弟出来做类似于 eBay 的那样的 C2C 平台,但是最终都失败了,其实按说像我有这种失败经验的人应该更谨慎,我在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对于创业的指望,因为我知道创业的失败率太高了,而且基本上都是人祸,就不是 idea 错了,基本上都是人祸。

  搜狐财经:人祸是什么呢?

  甘泉:就是说你的 idea 对你的成功能够起到 10% 的作用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剩下 90% 全部都是由人决定的。

  搜狐财经:是不可控的。

  甘泉:就是说一开始你也许走这个方向,但是路都是人走的,走着走着就会走歪了,我觉得创业里面成功的绝大部分是取决于人而不是 idea。

  搜狐财经:您能说一个具体的例子吗?

  甘泉:比如说我们的第二个项目,我们走的是类似于 eBay 的线路,一开始做的还可以,拿到了投资,但是问题就在于后来你会发现,他们会派一个不是太懂互联网的人参与进来。

  搜狐财经:就是说投资方会过来?

  甘泉:不是投资方,就是这个事情的牵头人,他主要是负责美国那边的业务,他在中国这边弄一个根本就不懂的人,但是也许是跟他有关系的,就是所谓的裙带关系,你把这样一个人放在这里做一个头儿,那这个方向就完全走偏了,对于底下的技术人员而言,完全没有话语权。我们实际上是了解这个事情是怎么做的,但是你没有话语权,这样的话越走越偏,最后明显地看到这个路就会走废了,基本上都是人祸。

  搜狐财经:团队其实很重要,是吧?

  甘泉:团队是第一重要的,没有比这个东西更重要的。雷军不是常说,站在风口猪都能飞,但不是什么猪都能飞的。

  搜狐财经:就是有了风口猪也不一定飞得起来?

  甘泉:对,风口只是一个趋势,就是说你站在这个趋势上,比如说我们现在是一个什么趋势,就是移动互联的趋势,是移动互联的时代,还有就是云计算的时代,你站在了这个趋势上,但是不代表大浪淘沙之后剩下的就是你,比如说上一波浪潮,包括你们搜狐。

  搜狐财经:我们是上上波了。

  甘泉:也是上一波浪潮起来的,但是你想上一波浪潮,那时候互联网的泡沫那么剧烈,但是都想做互联网,最后剩下来的有几个?不就是你们、新浪、百度那几家吗?所以对于我们而言也是一样的,我创业的时候要看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能够承载我们的梦想,像我们的 CEO 就是一个奇葩。

  搜狐财经:为什么呢?

  甘泉:他在 IBM 的时候就非常特立独行。

  搜狐财经:我们这边有没有说法就是 IBM 是养老的地方?

  甘泉:那是以前。

  搜狐财经:现在不是这样了?

  甘泉:现在都裁员了,以前之所以说养老是说它不会裁你。

  搜狐财经:是说它不怎么加班吧?

  甘泉:这是个幻想,就是说它不会裁你,但是现在裁了嘛,经济不景气谁不裁啊。即使在那样的一个比较官僚的环境里面,我们的 CEO 比较奇葩的地方就是在于他特立独行,而且在一个公司里,你作为一个员工,你特立独行,死亡的概率非常高,但是他奇葩的地方就在于他既特立独行,又能把自己的 idea 推行下去。

  搜狐财经:而且还能完成得很好,然后别人都动不了他。

  甘泉:包括比他高几级的人都得听他的,他在里面非常特立独行,像这种人就能承载梦想,这就是以前说的偏执狂的形成,他就是偏执狂。对于我而言,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做人是可以嚣张的,但是嚣张的前提是你得有本事”,有本事才能嚣张。

  搜狐财经:您提到特立独行,那您觉得一个个性特别独特或者是特别突出的人,下面的人会觉得没有安全感吗?

  甘泉:是这样的,特立独行只是他的一个特征,这个事情最终落地,我为什么要跟着他一起做?最终的落地是说这种特立独行的人他非常专注、偏执嘛,你偏执什么东西得搞清楚了,他偏执的就是在底层的地方,他从整个的硬件到上面的操作系统,再到上面的业务,他偏执在这个地方了,他偏执了十年专门干这个事情。你说我们青云的东西做得好,为什么?这是厚积薄发的结果,你在不了解他的情况下,他在一个地方默默地耕耘,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那个上面,默默地做了十年,然后再把他所有的想法提炼成一个小小的青云,再把它做起来,你看我们青云做得很好,为什么?你不要忘了前面还有十年的积累,它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我们几个人一拍脑袋就做出来了,没有这回事,成功没有捷径。

  搜狐财经:其实您刚才提到偏执狂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人,但是后来听您讲了以后,我发现完全不一样,就是罗永浩,他其实是一个偏执狂的代言词。

  甘泉:罗永浩不一样啊。不是说是疯子就能成功,没有这回事,实际上最终核心的意思是说你要专注,实际上就是要专注,现在的人不都是浮躁吗?就觉得好像我什么事都能做,但是实际上你看青云至少在目前所取得的成就都是以前积累的结果,就是说你得默默无闻、耐得住寂寞去做一些事情,把它做好。

  搜狐财经:您当时来青云主要是因为什么呢?

  甘泉:主要是因为当时有这个机会啊,我意识到云计算是可以发展的。通常而言的话,中国会比美国科技领域大概要慢三年到五年,这是以前,现在的话会越来越近,但是一般而言是三到五年,你看到美国的现在,就能想到中国的将来。那个时候亚马逊在美国实际上是取得了成功,刚刚取得了成功,在以前大家都不看好它的情况下,就是因为 Facebook 这种移动互联的蓬勃发展,带动了它的成功。那个时候我们就想在中国能不能有这样的一个服务,实际上是没有的,在青云出来之前,在中国的云计算服务根本就不能叫做是云计算服务。那时候我们就在想,我们是不是能够做一个像这样的一个服务,一个既好用,然后功能又非常强大的一个服务,我在会上就说我们是无知者无畏,你可以说我们无知者无畏,我现在想想也有点后怕。

  创业经历

  搜狐财经:为什么呢?

  甘泉: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做成功。我说过我们所做的东西都要比别人好得多,不是说好一点,是好得多。你怎么样才能把各种服务都要做得比别人好得多,我们的网络、存储都要比别人好得多,你怎么才能做得到?意思就是你要颠覆,也就是说传统的思维不足以支撑这个“好得多”的目标,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现成的方案,不是说这个事情不能做,能做,但是你做出来的这些就是一个一般的水平,你做出来人家也能做出来,人家做出来,你也能做出来,就是这个水平,我们要做的是别人在这儿,这么低,我们在这儿,你要是在这儿就考验你的水平了。

  所以最后我们大概花了半年的时间都在做存储,还有网络的架构,没有人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我们失败了无数版,我们存储和网络失败加起来估计有十版,做一遍不通,做一遍不行,我们甚至在 Alpha 版,我们当时做了一版出来了,通了,第二天我们邀请很多亲朋好友来参加我们的小样,当天晚上我们多加了一台节点就不通了。你知道那时候的绝望吗?你知道那种绝望的感觉吗?那种绝望的感觉无数次充斥在青云的发展过程中。

  搜狐财经:那怎么走出来呢?因为很多人可能绝望到这个程度就不做了。

  甘泉:是啊,我们做不出来就没有发布嘛,当你在那个阶段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我是不是再忍一忍就能过去,我都做了第三版了,是不是第四版就可以成功。

  搜狐财经:那这个极限跟什么有关呢?

  甘泉:这个极限跟你的勇气有关系。

  搜狐财经:钱呢?钱烧完了怎么办?

  甘泉:钱烧不完,我们当时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的天使投资大概给了我们三百万吧。

  投资

  搜狐财经:当时你们是怎么说服他们给你们那么多钱?

  甘泉:当时我们什么都没有,天使投资以为我们有什么产品,其实什么都没有,我们只有一个 idea,画饼给投资商。说实话投资商现在不好糊弄,一听我们忽悠就掏钱了,那个投资商非常谨慎的,他在业界的谨慎是有名的,为什么被打动了?他从来没有见过三个小伙子这么有激情,眼睛里全部都是理想主义的光芒,你在中国的年轻人身上很难见到这么一群人,就是说他们真的是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深信不疑,而且要把它做好。那个投资商基本上不投基础设施领域,就是说纯技术驱动,你去问问在中国投纯技术驱动的有几家?纯技术驱动啊,那是中国人不擅长的领域,你别看我们的科技行业这么热闹,纯技术驱动有几家?基本上都是产品概念,基本上都是这些东西,他觉得那个东西中国人玩得转,纯技术还是留给美国白人玩吧。但是我们就通过自己的能言善辩,反正让他相信这三个小伙子能够做成。

  搜狐财经:那当时见他之前是不是排练过很多次?

  甘泉:没有排练,我们是有感而发的,这种感情怎么能够排练呢?

  搜狐财经:怎么说的呢?

  甘泉:我们相信这件事能做成,我可不是排练得让你相信,我是真的相信,我说我有理想主义的光芒,就真的有理想主义的光芒,我是真的觉得这个事件能做成这个样子,所以才让那么保守的投资商能够相信我们能做这个事情,你说这个东西怎么复制?没法复制,你说有多少人真的是爱自己的产品、爱自己做的东西?而不是真正的就是爱钱?

  搜狐财经:现在很多人创业就是为了钱。

  甘泉:其实很多人是为了钱,而且他就是想怎么样有一天能够把我的头像挂到什么地方,跟李彦宏、马云摆到一块儿,那样的话我才觉得我的人生是成功的。你只要这么想,你的创业一定失败,你非得沉下来,我什么都不 care,我只 care 这件事是我有兴趣的,而且我愿意付出我的生命、时间、精力去把这件事情做好,你投入里面的东西,那就会让你的产品不一样。

  云计算

  搜狐财经:其实做云的人现在也挺多的,不管是概念还是怎么样,比如说百度有百度云,阿里有阿里云,刚才也谈到了亚马逊,也是我们死磕的对象,我们怎么去在这么多强大竞争对手中入局呢?

  甘泉:我觉得问题就在于云这个概念现在被大大地滥用了,我不是说了嘛?其实评价云好坏很重要的一个标准,你去看那些传统企业是不是用了云,你看这么热闹,阿里云做了那么多年,百度云、腾讯云,还有很多其他的,你看什么严肃的用户真正就要用你的东西替代我传统的业务,没有啊。为什么?你以为人家没钱,人家当然有钱了,关键是说你完全不能够去满足人家的要求。我们认为云是要做什么事情的,我们认为云是应该能够把传统的 IT 替换掉的,我说的可是传统的 IT,云是要干这个事情的,不是做虚拟化主机的,但是你看看人们只要虚拟主机就把它叫云了,甚至有时候没主机都把它叫云了。

  搜狐财经:就是玩概念。

  甘泉:对啊,云这个概念被大大地滥用了,这时候对终端消费者而言,他反而不理解你这个云跟另外的云有什么区别。但是青云我们一直做的目标就是要把企业的 IT 从传统的架构搬到云上去,在线下是怎么体验,在线上就怎么体验。AWS 之所以能取得成就,就在于这一点,它抓住了企业用户的心,真正取得了企业用户的信任。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的云计算市场,大部分市场都被 AWS 占据的原因,其他的都是虚拟化的模式,你需要虚机我给你两台虚机,就是干这个的,但是我们想想企业 IT 仅仅是虚机吗?企业 IT 怎么可能就是一堆虚机呢?你有一堆虚机之后,要不要组网、隔离,然后把它们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协调在一起,还有存储柜,还有各种的安全措施,防火墙什么的,在最前面接入互联网的时候需要一个公网 IP,需要一个接入服务器,需要一个防火墙,这才是一个完整的企业架构,这才是 Cloud 要做的事情,Cloud 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东西整个都变成云上的资源提供给人们,这才是真正的 Cloud。所以如果只是说云这个概念的话,你说你是云,我也说我是云,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中国的云计算市场是一场混战,越混乱对那些小鬼越有利。

  搜狐财经:为什么一直没有认真的人做这个领域呢?

  甘泉:难嘛,这个领域很难的,你千万不要以为这个领域就是拿个 OpenStack 攒一攒就能够做出来的,如果能做出来的话,你可以问问你们搜狐能不能做出来,你们搜狐的技术人员少吗?绝对不少,阿里做了那么多年,阿里的技术实力好不好,你说它跟青云相比,功能的差距有多大?实际上它是一个非常难的领域,只不过我们现在把它想简单了,真正做起来就发现了。很多人、很多公司都是这样,我们去跟他谈的时候他都说这个事情好做,我自己做,不需要你们,半年后就来找我,他搞不定,请我们搞定。实际上它是一个非常难的领域,以前在这个领域上都是谁?像戴尔、联想、思科、华为,因为它们是提供硬件资源的嘛,以前 IT 基础设施都是谁提供的,还有 EMC,EMC 是做存储的,这些硬件厂商在支撑着整个 IT 市场,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要用软件的方式把他们所做的事情全部重做一遍,你说这个东西的技术难度有多高,你把它想简单了,很多人把它想简单了,实际上它是非常难的一个项目,意思就是我要把这些厂商的硬件都变成虚拟的 IT 资源,我在上面做一层调度,把他们所有的资源都抽象出来,再把它交给终端的用户,就是下层的用户,这里面就包括了计算、存储、网络、安全各个层面的事情,这怎么会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呢?

  搜狐财经:那我们现在的市场主要是面对国内还是什么呢?

  甘泉:我们现在的市场主要是面对国内,因为我们还没有在美国设点,我说过在美国是一场硬战嘛,必须得准备好。

  搜狐财经:你觉得什么时候呢?

  甘泉:我们大概在明年上半年在美西做一个点。我们在美西做一个点,绝不是像别的云计算厂商一样是为了在美国落一个点服务中国用户,我们不是,我们是在美国落一个点服务美国用户,意思就是说我们要在美国这个战场上跟美国的 AWS 正面竞争。就算一开始出师不利,这场战役迟早要打,一开始骚扰一下,我们还能取得一些经验。这个世界上的两大科技领域最发达的国家就是中国和美国,剩下的都叫其他的势力了,中国和美国是两个非常大的市场,这是一个决战场,就是我们既要在中国,也要在美国,跟它做这个事情,而且我们希望在美国做这个事情的原因,是希望通过这种竞争来提高青云整体的实力。

  移动互联网

  搜狐财经:可能五年前大家还会觉得中国是悄无声息,但是为什么这几年您觉得这么爆发呢?

  甘泉:这就是拜移动互联所赐啊。

  搜狐财经:是中国绝对的倾斜?

  甘泉: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你想想 AWS 是怎么起来的?它起来当时跟 Facebook 有非常大的关系,为什么跟 Facebook 有关系呢?Facebook 把自己的平台开放了嘛,人们突然发现有用户了。用户在一个社交平台上面需要做什么?我需要社交,需要玩。游戏生产厂商 Zynga 突然发现能够在 Facebook 上唾手可得非常多的用户,Zynga 的成功就会带动一批页游行业起来。你想想一批页游行业的起来,像偷菜什么的,怎么可能像以前的模式去搞呢?还要给戴尔打电话说订购几台服务器,用户量有多大根本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有一个 idea,要把它给用户用。

  这时候人们就会发现 AWS 这种云计算的模式非常适合移动互联网,于是整个就把 AWS 给带起来了。所以移动互联网对于云计算的促进功不可没。我刚才台上也讲了,为什么现在移动互联网会产生这么大的作用,就在于服务跟人之间的距离大大地拉近了,我们以前是人去找服务,我们遇到一个服务,比如说在 PC 机前,现在是人带着服务到处跑,不管跑到哪个地方,只要手机在、APP 在、网络在,服务就在,那么那时候人们发现这个渠道的壁垒不存在了,突然发现用户唾手可得,而且这个用户的基数可不是一、两个,是数以亿计。

  同时用户对于服务也是唾手可得,我们希望有这个服务。但是你想想看,这对于应用的开发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就必须求新求变求快,因为必须在业务上去竞争,去满足用户日益刁钻的胃口,去引领需求的变化,那么这时候云计算其实没做什么事情。

  云计算不是要改变什么东西,不是要弄一个新的东西出来,我们所做的唯一的一件事情就是改变了资源交付的方式,你用起来还是那些资源,没变化,但是资源交付给你的方式或者是时间大大的缩短了,以前是说你要去买硬件,然后在上面上架、安装,最后把这个东西服务起来,建立自己的模式,现在是你点一点鼠标就有了。实际上云计算在这之前一直都有,但是人们都把它当笑话看,为什么?因为这个市场没有起来,就是移动互联的时代没有到来,人们求新求变的意识没有建立起来,那时候静态就静态吧,慢就慢吧,时间长就时间长吧,无所谓。云计算你说你一下子搞几秒钟就起来了,对我没有什么意义,你告诉我有什么意义?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如果业务层面迫使你必须得用一种新的工具去参与竞争的话,你想想看这个意义。所以我们并没有去想改变这个世界,我们只是顺势而为,这个时代到了,我们就需要一种新的工具去支撑我们业务的发展,仅此而已,非常简单的一个道理。

  搜狐财经:可能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会觉得中国肯定是、会马上赶上美国,包括大家可能会觉得中国在一些方面做得比美国好了,比如说我们的快递、打车业务,你觉得现在的状况是怎样的?美国强在哪儿?中国强在哪儿?

  甘泉:我觉得美国主要是强在基础技术领域,还是掌控在他们的手里。

  搜狐财经:我们差多少年呢?

  甘泉:我觉得中国应该很快能赶得上去,因为我们一直常说 IT 这个行业是最适合中国人干的行业。

  搜狐财经:为什么呢?

  甘泉:硅谷说把华人全部请走,那硅谷就玩不转了,中国人是非常适合干 IT 的。

  搜狐财经:但是之前有一个说法是说很多在硅谷干的人是因为国内没有这个条件,但是现在好像越来越多的人不在美国干了,都回国了。

  甘泉:是在回国,但是我所见到的回国的人还是少,在美国硅谷是非常贵的,华人整体的工资都非常贵,在国内还没法付这么高的待遇给他们,但是中国的机遇多,就是说美国这个社会太成熟了。

  搜狐财经:该做的都被人做了。

  甘泉:也有很多条条框框在里面,中国基本上会比较自由一些,所以我觉得在 IT 领域中国超过美国这个问题应该不大。

  搜狐财经:什么时候能超过?

  甘泉:我不好做这个预言。现在因为移动互联,创业成本急剧下降,而且资本的火热,也会激发中国人的创造力,我觉得在大陆的机会比美国硅谷的机会还要多得多。

  人与环境

  搜狐财经:其实就是求稳的人、愿意过安定生活的人可能会觉得挺好,但是如果他想要实现什么东西,想要去创业的话,是不是还是硅谷比较好?

  甘泉:不一定,聪明人在哪里做事都挺好,如果你需要一个环境才能让你发挥作用的话,你首先得考虑是不是你的问题。比如说如果我们有机会,我们在美国的话,在硅谷创业也是一样的,我不觉得有什么区别,就是说你不能靠环境改变你,你得改变环境,意思就是说如果我做这个东西在乌克兰做也能做成功,你明白这个意思吗?就是说跟你在哪里做没关系,你只要符合发展的规律,能把这个事情做好,你就有市场。

  搜狐财经:现在咱们做这个企业主要遇到的困难多半是来自哪里啊?

  甘泉:我们遇到的困难一个是巨头给的压力。巨头有钱嘛,他会在市场宣传上、优惠政策上会比我们强得多,因为有钱砸嘛,另一方面带来的威胁就是很多小鬼。在中国,尤其是在这个火起来之后小鬼越来越多,而且呈爆发的趋势,几乎每个人都宣称自己有云计算的能力。小鬼难缠,因为普通用户没有识别能力,对他而言我就是想要一个 Cloud,结果A说自己有 Cloud,B说自己有 Cloud,每个人都说自己有 Cloud,对于我们而言我们就非常费劲了。我也许跟你在这里白话一个小时,我能告诉你什么是好的 Cloud,什么是不好的 Cloud,我不可能给全中国十亿人上上课说什么是好的 Cloud。所以有很多小鬼实际上在这里扰乱市场,巨头会形成宣传上的市场压力。对于我们而言,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意思就是说我们只能竭尽所能把事情做好,就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但求问心无愧。就是说我承认也许有一天我会败了,但是我回首这一段时间做的事情,我问心无愧,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就我的能力而言,只能做到这儿了,再给我一个机会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败就败了,我不觉得有什么可遗憾的,过程中的心态是很重要的。

  2000 万美元融资

  搜狐财经:我们B轮融资是融了两千万美元。

  甘泉:对。

  搜狐财经:当时是怎么跟投资人说的?是什么时候?

  甘泉:去年十二月份,B轮比A轮要好多了,A轮还是画饼嘛,B轮可不是画饼了,那个时候我们的产品都已经上线了,迅速在圈内形成了口碑,大家对青云是非常认可的,咱们内行看门道,内行可不像你们这些云计算的用户一样,他是看门道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失败者,我不是说他个人是失败者,就是说他在做云上是失败者。

  搜狐财经:没做成?

  甘泉:对,没做成,没做成才知道我们的难,他会知道这个东西能做成这样,那就是我的梦想,所以我们迅速在圈内形成了口碑。你在技术圈里形成口碑之后,对投资商而言是一样的,投资商跟技术圈区别不大,因为那些投资商整天看的就是技术趋势。我们在那个时候已经有现成的产品拿出来,告诉大家说我们真的能做,所以就有投资商了。实际上我们要的这个钱,投给我们钱的其实不是投钱最多的,真的投钱最多的比这个还要高 50%。

  搜狐财经:那你看重它什么呢?

  甘泉:我觉得有一家投资商跟我们八字不合,不是钱的问题。

  搜狐财经:是理念不同,还是构想不搭调呢?

  甘泉:都有吧,也得看人了。

  搜狐财经:包括有的时候说话不顺,可能也有可能。

  甘泉:就是八字不合嘛,有的时间长了,我不想说每一次跟你面对的时候,因为都要开董事会嘛,我不想每一次跟你面对的时候我也难受,你也难受。我们仅仅是通过钱把双方扭在一块儿,那就没意思了。所以它不是投钱最多的,它对我们的理念是最认同的,而且也愿意做,它相信这个事情最终能够做成。

  企业级应用

  搜狐财经:您觉得 2B 的公司在未来会做得跟 2C 一样热吗?因为我们现在看到很多 2 才各种热闹。

  甘泉:2B 目前是理念的错误,我们想用 2C 的做法做 2B,完全是理念的错误。企业用户非常保守,他的演进速度是非常慢的,你想让他用一种非常简单、快捷的方式整个改变过来,那是不可能的。包括我们现在所说的“去 IOE”的口号都是错误,企业用户大量的系统都是 IOE 的系统,IBM 的设备、Oracle 的数据库、EMC 的存储,你说让他们完全放弃?

  搜狐财经:前段时间微博改变它的界面设计其实很多人都说了,你不要那么急于去创新,改变用户的习惯,其实是不对的,反而会让一些人走掉。

  甘泉:我就是这个意思嘛。对于企业用户而言,你一定要尊重他们的想法,改变要一步一步来,而且千万不要以为他们的矜持、抗拒是异常的,是不对的。你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你要理解他们,我理解你,你这么做有你的苦衷,没问题,我来帮你,我们应该是以这种心态来面对企业客户的。

  我们现在所能帮助企业用户的是什么?我们先得把底层的平台替换进去,因为这一部分不会伤筋动骨,因为我说过我们只是改变了资源的交付方式,但是交付出来的东西还是一样的,就是操作系统往上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对于你而言、对于企业用户而言你所面临的困境是什么、你所面临的痛点是什么,也就是把以前的从硬件资源的采购现在变成了一种虚拟资源的采购,没有太多的区别,这样的话能够把以前的业务放到这个上面来,或者说不放以前的业务,要把新业务放到新的平台上来,但是我做这个新业务的方式理念跟以前的差距不是特别大,以前该怎么做,现在还是用自己熟悉的方式做,包括 IOE、数据库你爱用照用,DB2 你爱用照用,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给你,这样企业用户才能接受你。这是第一步。

  在他尝到了云计算的甜头之后,才可能在这上面构建自己的 PaaS,或者是使用我们的 PaaS 服务,就是标准化的组件。什么是标准化的组件?是标准的数据库,标准的缓存服务,标准的对内服务,他会慢慢接受我用标准的组件去构建服务,因为反正都是标准的嘛,这个东西我搭跟你搭都是一样的,也不会伤筋动骨。但是你搭,因为你在里面做了很多事情,我用了觉得方便,里面自己以前搭的东西慢慢替换成标准组件。

  最后才谈得上业务怎么创新。现在太早了,现在是一步登天,一下就蹦到业务上去了,就希望企业用户要用一种新的模式构建业务,太幼稚了。你根本就不了解企业客户的想法,而且你不尊重他们,你凭什么说他那种想法是错的?人家有很多长期积累下来的东西,你凭什么让人家改变?你创造了什么价值?你把人家砍了之后用新模式,你创造了什么价值?人家的东西好好的为什么要变?所以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不理解、不了解企业客户的想法,我们才会一厢情愿地认为企业用户就应该这么办,就应该按照移动互联网的思维去做,那是很傻的想法。

  搜狐财经:我们现在主要有哪些比较大的客户?

  甘泉:现在在我们这上面跑的,融云就是我们的客户,但是这些还是属于互联网行业里的,明年我们会陆续放出一些消息出来,你到时候会看到,这些消息是真真正正的传统企业在拥抱 Cloud,我说的真真正正的传统企业是说以前你看到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企业。

  搜狐财经:比如说哪些?

  甘泉:我现在不能透露,基本上比如说金融领域,那些人你会耳熟能详,你会看到怎么他们也会用一种新的东西去构建他们的业务,这就是榜样的力量,我到时候会告诉大家,你看连这些人都在求新求变,你还在等什么?

  搜狐财经:比如说这些很传统的领域要接受这个概念,我们怎么去说服他们接受呢?

  甘泉:实际上你不用把这个东西想得太困难,那些用户不是说整天就把自己放在这个世界外面闭门造车,没有,他们一直都在关注外面世界的发展,他们也明白,比如说金融领域,比如说现在新的互联网金融对于传统行业的冲击,你以为他们不明白?你都明白了,他们天天干这个事的人不明白吗?他们当然能明白这种新的业务对他们的冲击是什么样的,实际上他们非常急切地想要拥抱 Cloud。

  但是这里面又存在一个难点,谁能够提供这种服务给他们?谁能够提供这种企业级的服务给他们?我是说真的企业级的服务,不是一、两台虚机,这里面整个是云化,谁能够做这个事情?青云能做这个事情。所以它是一个一拍即合的过程。那边现实有需求,这边能够提供满足他们需求的服务,所以我们才能够以这么小的公司、这么一个体量的公司取得他们的信任。这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像传统企业以前你想进去,以你这个体量,你能见到他们的科长就不错了。

  搜狐财经:是。

  甘泉:现在我们能见到高层,像二把手、三把手,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为什么呢?因为现实的需求,你能理解为什么现在的云是一个不好的云了。如果现在的云是一个好的云的话,根本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他们根本不需要见我们了。一个好的云得承载真真正正企业的需求,能满足企业云化的需求。

  我们现在都把 VPS 几台虚机当做云,那就根本没法交流了,你需要两台虚机,你还想更便宜,你一年给我打个五折。我满足不了你的需求,我做不了,我就不是给你做的,可是明年我们会陆续拿出一些消息,让大家真的有一个现实的体验,就是说真正的企业用户开始拥抱云了,即使最后拥抱的不是我们也没关系,至少青云在中国云计算发展的历史中起到了我的作用。

  搜狐财经:是。

  甘泉:网上不是说青云的存在让中国的云计算技术提前了两年,一点都不夸张,提前了两年,我们青云如果不做这个事情,你看着吧,到现在为止还是那些卖虚机的天下,大家都还在卖虚机,你八毛,我六毛,你六毛,我五毛,基本上都是这个水平,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溯本清源,告诉大家真正的云计算是这样的。

  搜狐财经: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甘泉: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