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办公那些事 >

春节过后,为啥打不起精神干活?

时间:2015-03-01 整理:docExcel.net

  春节假期已经结束好几天了,你的工作恢复正常了吗?是不是早晨还是不想起床,上班精神萎靡,啥事儿都想不起来?都说假期让人放松,要是放松了反而导致这个结果,那放假干嘛呢?

  假期对工作有什么作用?

  企业界有个流传已久的传统:工作状态不佳时就把年假用掉出去度假——这样的确是有效的。大量研究表明假期健康水平和幸福感都有显著提高,这种提高体现在五个方面:健康状态、心境、紧张感、精力和满意度[1]。

  不幸的是,这种提高持续时间不长,在重新开始工作之后迅速回落到假期之前的水平[2][3][4][5]。

  幸运的是,假期还有一些间接的作用,比如休假可能可以阻止工作带来的伤害,并且创造心理弹性来承受以后的工作压力;比如事后回想假期可以再次提高健康水平和幸福感,虽然还是暂时的[1];比如不休年假与疾病以及过早死存在正相关,等等。

  但这些都没什么出人意料的地方,关键问题是,休假千般好,为何对很多人而言春节却不灵?这得先看看,假期为什么有这些好处。

  假期是怎么起作用的?

  假期对工作的影响机制主要包括四个:从疲劳状态恢复精力、重建自我效能感、增强社会支持、积极情绪。

  恢复“精力”

  “努力-恢复理论”(Effort-Recovery Theory)强调只有工作者在工作后得到充分的恢复才能够避免工作负荷带来的消极影响,这里的恢复主要是指从工作状态是的心理紧张和躯体紧张的状态中解脱出来,恢复到放松的状态。

  长时间暴露在工作的压力和负荷之下,需要足够的休假,并且与工作分离,才能恢复,假期正好提供了这样一种让你与工作分离机会,让你有效的恢复。当然这也是老生常谈,不过另外几个机制可能会陌生一些。

  重建自我效能感

  简单来说,“自我效能感”是指你在多大程度上相信自己能够做成一些事,即自己知觉到自我控制感,这对工作状态起着非常大的作用。譬如,在工作中遇到问题,较高的自我效能感能够指引人保持平静的心态并且寻求解决方案,而低自我效能感低会让人认为自己能力不足的时候,就会感到工作能力的衰退和无力感的增加,丧失工作成就感,以消极的态度来评价自己,对自己的工作的满意度也随之降低,工作状态也会变差。

  假期能够让你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情中去,这可以增强自我效能感。想象一下,当你烤了一箱自己拿手的蛋糕给家人吃,那种成就感,这个可以重建你的效能感,让你觉得自己有力量应对很多事情。

20150222125505_37755.jpg
说起来,你那里的年糕是什么样子的呢?图片来源:blog.creaders.net

  增强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包括可见的实际的支持(如直接物质援助),也包括体验到的情感支持(如共情、关注、情感、接纳、信任、鼓励等)。社会支持对个体身心健康具有普遍的增益作用,它不仅在个体出现心理危机时缓冲消极事件对个体的负面影响,而且能够在平时维持个体愉悦的情绪体验,增益人们的身心健康。这对于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意义重大。

  在假期,你能够有时间和家人以及朋友相处,这种亲密的陪伴能够增强你的社会支持,让你能够保持愉悦的情绪体验,增益身心健康,同时在遇到危机时,能够有缓冲。

  积极情绪

  假期能够提供机会让个体投入自我选择的(autonomy)和联系他人(relatedness)的活动。对自主性和关系这两种基本需求的满足能够产生积极的情绪,这是假期对个体作用的关键机制,其中自主性主要指个体能够凭自己的意志来进行自我决定的活动,关系是指与其他人紧密联系的感觉。

  积极的情绪能够促进大脑的快乐奖赏系统产生特定的激素,从而调节个体的压力反应。积极情绪不仅能产生短时的效应,还能产生长期的作用,这主要是通过建立持久的个人资源(智力成长、创造性、新技能、社会支持、应对能力和心理弹性)来实现的。

  为什么春节假期之后你的工作状态不好?

  正如前述理论所概括的,假期是有其起作用的机制的。

  首先,得休息够,恢复精力,才能从工作带来的压力状态中恢复,就像一个被挤压的弹簧回复其原本的状态。

  其次,得休息好,这需要你能够投入到自主选择并且能够让自己感到愉悦的活动中去,重建效能感、增强社会支持,体验积极情绪。譬如与伴侣亲密而坦诚的交谈,这样可以让人感到愉悦并且增加了来自亲密他人的社会支持,愉悦的积极情绪感受所促进大脑产生的激素能够调节压力反应,同时来自伴侣的支持对于节后抗工作压力非常有用。

  但春节假期的特殊性质,让它虽然名为假期,却常常无法完成这样的目标。

  一方面,春节承担着很多人际交往的任务,虽然不是工作,但是本质来说,这种不得不做的任务跟工作所带来的压力感是一样的,仍然不能松懈,像弹簧无法恢复。

  另一方面,由于国内的家庭结构等现状,春节期间伴侣可能会因为人情往来产生一些矛盾(譬如最简单的回谁家过年),这样影响到伴侣之间的感情,反而会降低来自伴侣的支持度。这样,正常假期中与伴侣之间的积极频繁的交流带来的支持感,在春节就变成了相反的效果。

  假期的活动本该给人带来好的感受,但这些应酬和争执却往往引发不快的感受,哪怕有“大过年的”四个字坐镇,也只能在表层阻止矛盾的爆发,而不能消除深层的情绪影响。休假没有达到其应有的效果,没能让人从之前的工作负荷中恢复,甚至由于一些不得已的因素,没能让人投入到令其愉快的活动中产生积极情绪,反而产生了消极情绪,这就是为何春节假期常常对节后工作产生负面影响的原因。

  该怎么休假?

  知道假期是通过哪些机制起作用的,我们就能知道该怎么度过你的假期了。

  首先,要从工作时疲劳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不要在假期工作,最重要的是,不能惦记着你的工作,在假期与工作完全分离(身体分离和心理分离)能够显著降低疲劳感。

  其次,不妨在假期做一些你比较擅长或者有能力做好的事情,譬如做顿好吃的、画幅画等等,这能够增强你的自我效能感,让你觉得自己有力量应对假期的各种工作挑战。

  还有,多跟家人朋友交流,这能够让你获得来自重要他人的情感支持,他们的理解、信任和鼓励对于你调节情绪,重建信心应对之后的工作可谓意义重大。

  最后,很重要的一点,积极的情绪,这可以从增强的自我效能感、来自家人朋友的支持中获得,也可以单纯从让你感到愉悦的活动中获得。

  此外,假期之后工作的时候,不妨回忆一下假期时一些令你感到愉快的事情,这能够暂时提升你的积极情绪水平,从而有利于工作状态的提升。(编辑:Ent)

  参考文献
  1. Bryant, F. B., Smart, C. M., & King, S. P. (2005). Using the past to enhance the present: Boosting happiness through positive reminiscence. Journal of Happiness Studies, 6, 227–260. doi:10.1007/s10902-005-3889-4
  2. De Bloom, J., Geurts, S. a E., & Kompier, M. a J. (2012). Effects of short vacations, vacation activities and experiences on employee health and well-being. Stress and Health, 28, 305–318. doi:10.1002/smi.1434
  3. De Bloom, J., Geurts, S. a E., & Kompier, M. a J. (2013). Vacation (after-) effects on employee health and well-being, and the role of vacation activities, experiences and sleep. Journal of Happiness Studies, 14, 613–633. doi:10.1007/s10902-012-9345-3
  4. De Bloom, J., Geurts, S. a. E., Sonnentag, S., Taris, T., de Weerth, C., & Kompier, M. a. J. (2011). How does a vacation from work affect employee health and well-being? Psychology & Health, 26(12), 1606–1622. doi:10.1080/08870446.2010.546860
  5. De Bloom, J., Geurts, S. a. E., Taris, T. W., Sonnentag, S., de Weerth, C., & Kompier, M. a. J. (2010). Effects of vacation from work on health and well-being: Lots of fun, quickly gone. Work & Stress, 24(2), 196–216. doi:10.1080/02678373.2010.493385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